信念外套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二部分:虚假信仰 – 信念外套》

至此,我们已经甄别了控制预期对信念的信念伪称信念和异教欢呼。其中,控制预期的信念是“适当的信念”,其他的属于“不适当的信念”。适当的信念可以是错误的或者非理性的,比如有人虔诚期待祷告会治好孩子的病。但不适当的信念可以说“根本就不是信念”。

还有一种不适当的信念是群体认同,也就是归属感。罗宾·汉森有个绝妙的比喻,说这种信念就像穿着特殊服饰,比如牧师法衣或者犹太无边便帽;因此,我把这种信念称为“信念外套”。

以人本现实主义心理学的观点来看,那些驾驶飞机撞向世贸大楼的穆斯林,无疑将自己视为捍卫真理、正义和伊斯兰教义的英雄;他们是在将世界从电影《独立日》里的外星怪物手中拯救出来。但只有毫无人生经验的书呆子才会在阿拉巴马州的酒吧里公开讲出这个观点。这不是美国人的说辞。美国人要说恐怖分子“憎恨我们的自由”,用飞机撞大楼是“懦夫的行为”。就算是为了精准描述敌人如何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英雄般的自我牺牲”和“自杀式炸弹袭击”也不能出现在同一句话里。自杀式炸弹袭击者的勇气和利他主义这种说法正是敌人的“外套”——这很明显,因为敌人就是这样说的。自杀式炸弹袭击者的懦弱和反社会性则是美国人的“外套”。你甚至不能打双引号,来谈论敌人如何看待这个世界;就像你不能在万圣节打扮成纳粹一样。

信念外套或许能解释为什么人们可以对不适当的信念如此热情。我怀疑仅仅只有“对信念的信念”,“伪称信念”是不能创造真诚、深刻、强大的情感的。虽然我坦白自己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我感觉:那些不再期待自己所信仰的宗教是真理的人,会竭尽全力说服自己他们依旧充满激情,而这种绝望会被误认为激情。但这已经不同于他们儿时心中的火焰了。

另一方面,人们很容易真心诚意,充满激情,出于本能地归属于群体,为他们最爱的球队喝彩。(这是“共和党 vs. 民主党”诈骗的基础,也是其他国家错误的两难困境的来源,不过这是另一个话题了。)对于一个群体的认同感是非常强烈的感情力量,人们可以为此奋战至死。一旦人们认同了一个群体,他们就会满怀归属感和热情地披上这个群体的信念外套。


翻译:yzhaobk
校对:糖颗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