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称信念与异教欢呼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二部分:虚假信仰 – 伪称信念与异教欢呼》

我曾参加过一个讨论组,讨论“科学和宗教能否相容”。当时有个女人,一个异教徒,喋喋不休地讲地球的诞生是因为一头远古深渊中出生的巨型奶牛舔了最早的神灵,给予了他生命,而神灵的后代杀了远古巨人,并用他的尸体创造了地球……她的神话很长,细节丰富,甚至比地球是立在巨龟背上的说法更加荒诞,而且很明显,凭她的科学知识她肯定知道这一点。

我还是觉得我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描述在这个女人讲话时我的感觉。她说的时候带着……骄傲?自我满足?一种做作的自我炫耀?

那个女人像是永远也讲不完她的创世神话,但其实很可能只过去了五分钟。那种奇怪的骄傲/满足/炫耀显然和她自知那些说法有多不科学有关。这种骄傲不是来自于她恨科学——作为讨论组的一员,她声称宗教和科学是相容的。她甚至还说考虑到维京人曾在那片土地上生活过,他们谈论远古深渊[1]远古深渊:维京人创世神话中生命最初诞生的地方。详见:https://en.wikipedia.org/wiki/Ginnungagap是可以理解的——这甚至都跟她的宗教相悖——但尽管如此,她仍然坚持那就是她所“相信的”,而且说的时候有种特别的满足感。

我不确定丹尼尔·丹尼特[2]丹尼尔·丹尼特(Daniel Dennett):美国哲学家、作家及认知科学家,目前是塔夫斯大学的哲学系教授、Austin B. Fletcher 讲座哲学教授及认知研究中心的共同主任。详见:https://en.wikipedia.org/wiki/Daniel_Dennett所说的“对信念的信念”能否延伸覆盖到这件事,因为这件事比那更诡异。她讲这个创世神话的时候,并没有像那些有狂热信仰的人一样需要别人帮她消除疑虑,没有表现得期待我们这些听众被说服,也不像需要我们来验证她信仰的正确性。

除了“信念的信念”,丹尼特还提到,大部分所谓的“宗教信仰”都该被当作“宗教宣言”来研究。假设有个来自外星的人类学家想研究一群看起来相信Wulky Wilkensen是后乌托邦作家的后现代英国学生。一个该问的问题可能不是“为什么这些学生都相信这件奇怪的事”,而是“为什么他们都要在试卷上写下这个奇怪的句子”。即便一个句子根本毫无意义,你仍然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大声应和高呼。

我觉得丹尼特说宗教宣言不过是大声说出信仰有点太愤世嫉俗了——大部分人都很诚实,如果他们大声说出宗教宣言,他们也会觉得有义务心里要这么想。

但是,即便是“宗教宣言”这一概念,似乎也不能解释为什么这个异教徒声称自己相信远古奶牛的传说。如果你不得不通过公开表明宗教信仰来满足一个神父,满足一个有相同宗教的人——甚至是满足你心中虔诚的自我形象——你得比这个女人装得更有信服力。当她满怀那种诡异的炫耀和骄傲描述远古奶牛传说的时候,她并甚至都没有试图假装有说服力——甚至都没有试图说服我们她是真的相信。就是这点让我如此吃惊。我知道有人知道自己相信的东西很荒谬,但当公开表明信仰的时候,他们会花多得多的精力来说服他们自己:他们确实是认真的。

我最后才意识到,这个女人并没有试图说服我,甚至也没有试图说服她自己。她的创世神话根本就不是在讲创造世界。相反,她那五分钟关于远古奶牛的瞎话,是在为异教欢呼,就好像在足球场上举起写着“火箭队加油”的横幅。它并不是对事实的陈述,也不是种劝说的尝试;它根本不必有说服力——它就是种欢呼。

那种奇怪的炫耀和骄傲就好比她正全裸走在同志骄傲大游行的队伍里。(我并不是说在同志骄傲大游行中全裸有什么不对,女同性恋并不是真理可以改变的。)它不仅仅是像游行般的欢呼,而更像是狂欢,就像裸体游行一样——同时还觉得她并不会因此被逮捕或批评,因为她是为了骄傲大游行才那样做的。

这就是为什么对她而言一定要说荒唐的话。想让她说的话有点道理,就像是让她在骄傲大游行中穿上衣服一样。


翻译:糖颗颗
校对:yzhaobk

注释

1 远古深渊:维京人创世神话中生命最初诞生的地方。详见:https://en.wikipedia.org/wiki/Ginnungagap
2 丹尼尔·丹尼特(Daniel Dennett):美国哲学家、作家及认知科学家,目前是塔夫斯大学的哲学系教授、Austin B. Fletcher 讲座哲学教授及认知研究中心的共同主任。详见:https://en.wikipedia.org/wiki/Daniel_Dennett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