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信念的信念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二部分:虚假信仰 – 对信念的信念》

卡尔·萨根[1]卡尔·萨根:美国天文学家、天体物理学家、宇宙学家、科幻作家,和非常成功的天文学、天体物理学等自然科学方面的科普作家。行星学会的成立者。曾收集发送到太空的第一批物理信息:旅行者金唱片讲过一个寓言,有人声称:“我的车库里有一条龙。”有趣!于是我们说想看看这条龙——我们立即去车库吧! “等等,”声称者说,“这是一条看不见的龙。”

此时,正如萨根指出的那样,这并不会使这个假说不可证伪。也许我们去了声称者的车库,虽然看不到龙,但是可以听到空气中沉重的呼吸声;可以看到神秘地出现在地面上的脚印;或者仪器显示,车库中的某物正在消耗氧气并呼出二氧化碳。

但是现在假设我们对声称者说:“好,我们要去车库,看看是否能听到沉重的呼吸声。”声称者立马拒绝,说这是一条没有声音的龙。我们提议测量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声称者便说这条龙没有呼吸。我们建议将一袋面粉扔向空中,看它是否勾勒出一条看不见的龙,声称者立即说:“面粉可以穿过龙。”

卡尔·萨根用这个寓言来阐明一个经典教训——糟糕的假说需要快速更新以避免证伪。但我要用这个寓言说明一个不同的观点:声称者一定在他们脑海中某处有个准确的模型,所以他们才能准确地预测实验结果,好找借口。

一些哲学家对这种情况感到非常困惑,他们问道:“声称者到底是不是真的相信有龙存在?”说得好像人脑的磁盘空间一次只能存储一个信念似的!真正的思想比这更复杂。信念有各种不同的类型,而并非所有的信念都是直接的预期。声称者显然不指望打开车库门时看到任何异常。否则,他们也不会提前找借口。也有可能是声称者的命题式信念网络中包含“我的车库里有一条龙”这一条。或许理性主义者看来,这两个信念应该是互相冲突的,尽管它们属于不同的类型。但事实是,你完全可以在一张蓝天图片旁边写下“天空是绿色的!”这样的句子。

经验主义的理性主义美德应该可以阻止我们犯此类错误。我们应该不断追问自己的信念可以预测哪些事情,让它们用预期支付租金。但是“车库中的隐形龙”问题更加深刻,无法通过如此简单的建议加以解决。将对龙的信念与车库的预期体验联系起来完全不难。如果你相信车库中有一条龙,那么你预期打开门会看到一条龙。如果没有龙,那说明你的车库里就没有龙。这相当直接。你甚至可以在自己的车库里试一下。

然而,“车库里的隐形龙”糟糕得多。

想想你的童年,你可能还记得最开始怀疑圣诞老人是否存在的时候,但你仍认为自己应该相信圣诞老人,所以你试图否认这些怀疑。 正如丹尼尔·丹尼特[2]丹尼尔·丹尼特:美国哲学家、作家及认知科学家,被媒体称为新无神论的四骑士之一。详见: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B9%E5%B0%BC%E7%88%BE%C2%B7%E4%B8%B9%E5%B0%BC%E7%89%B9所言,如果某件事难以置信,相信你应该相信它往往容易得多。 相信终极宇宙天空既是纯蓝又是纯绿的,这意味着什么? 这个陈述令人困惑; 甚至“相信它”意味着什么都不清楚——如果你相信的话,到底相信的是什么。相比之下更容易的是,你可以相信,终极宇宙天空既是纯蓝又是纯绿这件事是适当的,是好的、道德的、有益的。 丹尼特将其称为“对信念的信念”[3]Daniel C. Dennett, Breaking the Spell: Religion as a Natural Phenomenon (Penguin, 2006).

到此事情开始变得复杂了——人类的思维一贯如此,我认为甚至连丹尼特都过度简化了实践中这类心理学的机制。 一方面,如果你持有的是“对信念的信念”,那你就不能承认这只是“对信念的信念”,因为持有“信念”是道德的,而持有“对信念的信念”则不是。因此,如果你持有的只是对信念的信念,而非信念本身,那就是不道德的。没有人会自我坦白说:“我不相信终极宇宙天空是蓝色和绿色,但我相信自己应该相信它” —除非他们有异乎寻常的勇气承认自己缺乏美德。人们不会持有“对‘对信念的信念’的信念”,他们只会持有“对信念的信念”。

(如果你对此感到困惑,那么研究数理逻辑或许会帮到你。它会训练人们轻易区分“命题P”,“命题P的证明”和“证明P是可证明的”。同样,“命题P”,“想要P”,“相信P”,“想要相信P”和“相信自己相信P”同样有着明显的区别。)

对信念的信念也有不同的种类。 你可能坦诚地持有对信念的信念;你可能会在自己的意识流中背诵这样的句子:“相信终极宇宙的天空是纯蓝和纯绿的是一种美德。”(与此同时,你也相信自己相信这一点,除非你有着异乎寻常的能力承认自己缺乏美德。)然而,“对信念的信念”的形式也可能没有这么明显。 也许声称车库里有隐形龙的人会担心,如果公开承认自己错了,会遭到公众的嘲笑(尽管事实上,有理智的人会向他们表示祝贺,而其他声称车库里有隐形龙的人才会嘲笑他)。也许那些声称车库里有龙的人会畏惧承认车库中没有龙,因为作为龙的发现者,他在自己的车库里看到了其他所有人都看不到的东西,而真相与这个光辉的自我形象相冲突。

如果我们所有的想法都像哲学家斟词酌句所表达出来的句子那样,人类的思想将会容易理解得多。短暂的心理意象,无言的畏惧,被压抑的欲望——这些和语言一样构成了我们。

尽管我和丹尼特的主张在细节有所不同,我仍然认为丹尼特“对信念的信念”这个概念是理解声称车库里有龙的人的关键。不过,我们需要扩展“信念”的概念,不仅限于语言。 “信念”应隐含着能够控制预期的意思,而 “对信念的信念”则应当隐含着会引导认知行为的意思。“求龙者不相信他们的车库里有一条龙,他们只是相信‘相信车库里有一条龙’是有好处的”——这种说法从心理学角度来说并不现实。然而,在主张有龙存在的声称者的预期中,他们都表现得好像他们的车库里没有龙,却找借口显得他们持有“对信念的信念”——这是现实的。

你心里可以有一幅普通车库的图像,里面没有龙,它可以正确地预测你开门的过程,而且你永远不会想到“我的车库里没有龙”。我敢打赌,这就是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当你打开车库门或卧室门或其他任何东西,并不会指望自己能看到龙,你脑海中也不会浮现这样的句子。

如果不想放弃自己对龙的信念——或者不想放弃相信龙的人的自我形象——你不必刻意地想“我要相信我的车库里有条龙”,你只要不承认自己不相信就好。

为了事先正确地预期哪些实验结果需要找借口,龙的声称者必须(a)在头脑中拥有一个准确的预期控制模型,并且(b)采取认知行动以保护(b1)他们关于龙的“漂浮”的命题式信念或(b2)他们相信龙的自我形象。

如果有人相信自己对龙的信念,并同时相信龙的存在,问题就没那么严重了。他们愿意坚持不懈地做实验,甚至可能会同意在实验结果与预测不符的情况下放弃信念——然而,如果他们的信念本身不够坚定,“对信念的信念”仍然会干扰这一过程。当某人开始提前找借口时,“信念”和“对信念的信念”就变得不同步了。


翻译:yzhaobk
校对:糖颗颗,潜艇

注释

1 卡尔·萨根:美国天文学家、天体物理学家、宇宙学家、科幻作家,和非常成功的天文学、天体物理学等自然科学方面的科普作家。行星学会的成立者。曾收集发送到太空的第一批物理信息:旅行者金唱片
2 丹尼尔·丹尼特:美国哲学家、作家及认知科学家,被媒体称为新无神论的四骑士之一。详见: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B9%E5%B0%BC%E7%88%BE%C2%B7%E4%B8%B9%E5%B0%BC%E7%89%B9
3 Daniel C. Dennett, Breaking the Spell: Religion as a Natural Phenomenon (Penguin, 200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