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声称自己不可证伪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二部分:虚假信仰 – 宗教声称自己不可证伪》

我所知的最早的科学实验记录是以利亚和巴尔祭司[1]出自《圣经》。当时以色列王国进入南北分裂时期,分为以色列王国及南犹大。以利亚按照神的旨意,警告亚哈王,如果继续崇拜偶像,神将审判以色列,让以色列经历旱灾。三年旱灾后,以利亚再次与亚哈王见面,并约好在迦密山,透过献燔祭,确认哪边敬拜的神才是真神。结果以利亚的祭坛兴起降火的神迹,让所有人不得不承认”耶和华才是真神!”并解除了三年旱灾的窘境。详见: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B%A5%E5%88%A9%E4%BA%9E的故事。这挺讽刺。

以色列人民在信奉耶和华与巴尔之间犹豫不决,于是以利亚宣布,他要做个试验来解决争议——在那个时代,这可是个新颖的概念!巴尔的祭司把他们的公牛放上一个祭坛,以利亚则把献给耶和华的公牛放上另一个祭坛,但双方都不许点火;真神将召来火,点燃自己的祭品。巴尔的祭司为以利亚充当对照组——木柴相同,公牛相同,召唤神灵的祭司相同,但召唤的神是虚假的。然后以利亚在他的祭坛上洒水——破坏了实验的对称性,但这毕竟是古代——目的是强调自己有意接受举证责任,类似于要求显著性水平为0.05。有火降到以利亚的祭坛上——这是观察到的实验现象。边上观看的以色列人民大叫“上帝是主!”——这是同行评议。

然后大家把巴尔的四百五十个祭司拖到基顺河边割喉杀掉了。这很严厉,但也是必要的。对于那些已被证伪的假说,你必须赶在它们找借口保全自己之前迅速抛弃它们。如果让巴尔的祭司们活下去,他们会开始信口胡说,声称宗教是全然分离的教权领域[2]引申自互不重叠的教权领域(Non-overlapping magisteria,缩写为NOMA)。该观点认为,不应该假定科学与宗教“冲突”,因为它们每个都有一个合情合理的权威领域,而这两个权威领域并不重叠。详见:https://en.wikipedia.org/wiki/Non-overlapping_magisteria,根本不能被证实或证伪什么的。

在古代,人们是真心相信他们的宗教,而不是相信自己相信它。那些去寻找诺亚方舟的宗教考古学家不觉得他们是在浪费时间;他们真以为自己有机会出名呢。直到他们发现自己找不到支持他们宗教的证据,反倒找着了反对证据之后,才退守到信仰之中the retreat to commitment,语出William Parley[3]William Parley:美国哲学家,著有同名作品 The Retreat to Commitment。详见:https://en.wikipedia.org/wiki/W._W._Bartley_III),声称“我信,是因为我信。”

在古代,根本没有“宗教是全然分离的教权领域”这种概念。旧约是一坨意识流式的文化乱炖:历史、法律、道德寓言,没错,还有宇宙的运作方式。翻遍旧约,你怎么也找不着一个人讲述对宇宙之复杂性的销魂难言的惊奇与赞叹。你倒是能找到好多科学主张,例如宇宙在六天内被创造出来(这是暗指宇宙大爆炸),例如兔子会吃掉自己的幼仔(这是暗指…)

在古代,如果你说当地宗教“不能被证实”,你就要被绑在火刑柱上烧死了。正统犹太教的核心信仰之一就是:上帝出现在西奈山上,声音隆隆地说:“对,这都是真的。”从贝叶斯角度来看,这可是一个真TM强的证据,支持“存在一个超人类、强有力的东西”的假说。(尽管它不能证明这东西就是上帝本尊,也不能证明这东西是善意的——这东西可能是几个外星青少年。)人类历史上大多数宗教——除了仅有的几个创始时间非常晚的——都描述了一些如果发生过,就会留下无可争辩的确切证据的事件。宗教性问题与事实性问题互不相干的观念是近代提出的,而且完完全全源自西方。撰写宗教原典的人甚至不知道两者有何区别。

罗马帝国从古希腊人那里继承了哲学,在各个行省执行法律、维持秩序,并且实行宗教宽容制度。因此,在罗马帝国时期被创造的新约才显出了一些现代性。你不能编出个故事来,说上帝把罗马城毁了个干净(像索多玛和蛾摩拉一样),因为罗马历史学家会宣布你错了,而你又没法把他们全用石头打死。

相反,搞出旧约的人们完全可以想编啥就编啥。早期的埃及学家在没找到希伯来部落曾去过埃及的任何迹象时是真的被吓到了——他们倒不是指望能找到十大灾难的历史记录,但他们以为自己至少能找着点啥。结果是,他们还真找到了点东西。他们发现,在据说发生了出埃及记的时期,埃及统治着大部分迦南地。这可是个硕大无朋的历史错误,但如果没有图书馆,就没人能指出你错了。

罗马帝国是有图书馆的。因此,新约没有像旧约常常做的那样,声称发生了一些声势浩大、华丽花哨、规模可观的地缘政治奇迹。新约转而声称发生了一些更小的奇迹,不过这些小奇迹还是符合同样的证据准则。一个男孩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罪魁祸首是一只不洁的灵;认为不洁的灵会从真先知面前逃跑,但不会从假先知面前逃跑,这好像合情合理;耶稣驱逐了不洁的灵;因此耶稣是真先知,而不是假先知。这是极其正常的贝叶斯推理过程,但首先你得承认一个基本前提:癫痫是由恶魔导致的(且一次癫痫发作结束证明恶魔逃跑了)。

宗教不仅对事实性事务和科学性事务提出主张,它以前其实对所有事务都提出主张。宗教确立了法律——在立法机构之前;宗教撰写了历史——在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之前;宗教设定了性道德——在女性解放之前;宗教描述了政府的形式——在宪法之前;宗教还回答了许多科学问题,从生物分类学到星星的形成。旧约没有提到对宇宙复杂性的惊奇之心——它正忙着给穿男人衣服的女人判死刑呢;这才是那个时代毫不掺水、令人满意的宗教内容。“宗教只纯粹关乎于伦理”这个现代观念之所以出现,是因为所有其他领域都已经被更好的机构接管。道德伦理是宗教仅剩的领土了。

或者不如说,人们认为道德伦理是宗教仅剩的领土了。就拿两千五百年前的一坨文化乱炖来讲,随着时间推移,人类会有极大的进步,古代文化乱炖中的片断会显得愈发过时,过时到令人咋舌的地步。人类进步时,道德伦理并没有保持不变——例如,保有奴隶这种行为受圣经支持,我们现在却对它大皱眉头。为啥人们还认为古代伦理还能适用呢?

不言自明的是,屠杀成千上万无辜的头生男孩,只为了说服一个不是凭选举上台的法老释放明明可以直接瞬移出境的一群奴隶,这种行为的伦理问题可真是不小。这问题本该比相对而言只是细枝末节的科学错误(比如声称蚱蜢有四条腿)要显眼得多。然而,如果你说地球是平的,大家就会像看疯子一样看着你。但如果你说圣经是你伦理标准的来源,并不会有女人扇你耳光。大多数人对于理性的概念是由“他们能凭借什么蒙混过关”决定的;他们觉得自己支持圣经伦理就能避开争议、蒙混过关;因此,他们只需要做好自我欺骗,就能够无视圣经的道德问题,而自欺的过程轻而易举。所有人达成一致,同意无视起居室里的大象,于是这事就先这么着了,反正稳定的局势还能维持一会儿。

也许有一天,人类会更上一层楼,那些把圣经当做伦理之源来宣传的人,和支持斯特罗姆·瑟蒙德总统大选策略[4]斯特罗姆·瑟蒙德:美国政治家,曾强烈支持种族隔离政策,并为此从民主党分裂出来了狄西党参与总统大选。详见:https://en.wikipedia.org/wiki/Strom_Thurmond的特伦特·洛特[5]特伦特·洛特:美国政治家,曾担任参议院政党领袖,在2003年因赞扬斯特罗姆·瑟蒙德为支持种族隔离政策而从民主党分裂的行为饱受争议,因此下台。详见:https://en.wikipedia.org/wiki/Trent_Lott得到的对待会是一样的。那时候大家就会说,宗教的“真正核心”其实一直都是宗谱学啊之类的。

“宗教是全然分离的教权领域,根本不能被证实或证伪”这种话,是个弥天大谎——这谎言重复了一遍又一遍,以便使人们不假思索地说出这个谎言,而不去审视它;但仔细看看,它又明明是假话。它严重歪曲了宗教的历史起源,歪曲了所有宗教原典阐述其信念的方式,歪曲了人们为说服孩子而告诉他们的东西,歪曲了地球上大多数有宗教信仰的人依然相信的事情。真得佩服这谎话的没脸没皮,简直可以和“大洋国一直都在跟东亚国打仗[6] 出自《1984》。在故事开始时,大洋国和东亚国是欧亚国的盟友,后来两国关系发生变化,变成了大洋国与欧亚国结盟,攻打东亚国。公众对变化盲目,演说家在一句的中间毫不停顿地改变了敌国的名字,由原本欧亚国改为东亚国。公众在注意到旗帜和海报都是错误的时候恼羞成怒,他们撕毁旗帜和海报下来,其后说“我们一直在跟东亚国打仗”。详见: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80%E4%B9%9D%E5%85%AB%E5%9B%9B相媲美。公诉人挥出血迹斑斑的斧头,被告方吓了一跳,顿生急智,叫道:“可你不能只凭证据来证明我有罪啊——我的无辜与否是全然分离的教权领域!”

如果这把戏不管用,那就拿片纸,给自己画张保释卡[7]大富翁中的一张牌。详见:https://en.wikipedia.org/wiki/Get_Out_of_Jail_Free_card吧。


翻译:Ravens
校对:潜艇,yzhaobk

注释

1 出自《圣经》。当时以色列王国进入南北分裂时期,分为以色列王国及南犹大。以利亚按照神的旨意,警告亚哈王,如果继续崇拜偶像,神将审判以色列,让以色列经历旱灾。三年旱灾后,以利亚再次与亚哈王见面,并约好在迦密山,透过献燔祭,确认哪边敬拜的神才是真神。结果以利亚的祭坛兴起降火的神迹,让所有人不得不承认”耶和华才是真神!”并解除了三年旱灾的窘境。详见: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B%A5%E5%88%A9%E4%BA%9E
2 引申自互不重叠的教权领域(Non-overlapping magisteria,缩写为NOMA)。该观点认为,不应该假定科学与宗教“冲突”,因为它们每个都有一个合情合理的权威领域,而这两个权威领域并不重叠。详见:https://en.wikipedia.org/wiki/Non-overlapping_magisteria
3 William Parley:美国哲学家,著有同名作品 The Retreat to Commitment。详见:https://en.wikipedia.org/wiki/W._W._Bartley_III
4 斯特罗姆·瑟蒙德:美国政治家,曾强烈支持种族隔离政策,并为此从民主党分裂出来了狄西党参与总统大选。详见:https://en.wikipedia.org/wiki/Strom_Thurmond
5 特伦特·洛特:美国政治家,曾担任参议院政党领袖,在2003年因赞扬斯特罗姆·瑟蒙德为支持种族隔离政策而从民主党分裂的行为饱受争议,因此下台。详见:https://en.wikipedia.org/wiki/Trent_Lott
6  出自《1984》。在故事开始时,大洋国和东亚国是欧亚国的盟友,后来两国关系发生变化,变成了大洋国与欧亚国结盟,攻打东亚国。公众对变化盲目,演说家在一句的中间毫不停顿地改变了敌国的名字,由原本欧亚国改为东亚国。公众在注意到旗帜和海报都是错误的时候恼羞成怒,他们撕毁旗帜和海报下来,其后说“我们一直在跟东亚国打仗”。详见: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80%E4%B9%9D%E5%85%AB%E5%9B%9B
7 大富翁中的一张牌。详见:https://en.wikipedia.org/wiki/Get_Out_of_Jail_Free_card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