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 2014年12月

第四十八章:功利主义优先级

授权和转载须知

那是二月一日,星期六的早晨,拉文克劳的长桌边上,一个男孩对着堆着高高的蔬菜的早餐盘,紧张地检查着其中是否有任何的肉类。

也许是反应过度。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哈利的常识被唤醒了,然后提出了一个假设:“蛇语”可能仅仅是控制蛇类的一种用户语言界面罢了……

……不管怎么说,蛇不可能真的拥有人类水平的智力,要不然有人应该已经发现了。哈利听说过的拥有类似于语言功能的大脑最小的生物是艾琳·佩珀伯格训练出来的非洲灰鹦鹉[1]。即使这个玩着复杂的通奸游戏从而需要模仿其他鹦鹉的物种,也只能掌握一种没有结构的原始语言。而根据德拉科能够记起的内容,蛇类对蛇佬腔说的是一种类似于正常的人类语言的语言…

第四十七章:人格假说

授权和转载须知

在每个阴谋里,都有那么一刻,受害人开始疑心;他们向前回顾,发现一连串的事件全都指向一个方向。在这个时刻到来的时候,父亲曾解释道,预计的损失可能让人如此难以忍受,承认受骗可能如此耻辱,以至于受害人会否认阴谋的存在,让骗局继续往下进行很久。

父亲警告过德拉科,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不过,在此之前,他先让埃弗里先生吃掉了从德拉科那里骗走的所有曲奇饼。德拉科在旁边一边看,一边哭。那整整一罐可爱的曲奇饼是父亲几个小时前才给他的,德拉科却把它们全都输给了埃弗里先生,一块也没有剩下。

因此,当格雷戈里把那个吻告诉德拉科的时候,在德拉科胃里搅动的是一种熟悉的感觉。

有时候你向前回顾,才看清……

(在一间…

第四十六章:人文主义,第四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最后一点夕阳正在向地平线下沉落,红色的光芒渐渐从树梢褪去,只有蓝天照亮了站在沾着雪的枯草上六人的身影,旁边是一个空笼子,笼子的底部有一件空荡荡的破烂斗篷。

哈利感到自己…… 嗯,又正常了。理性了。这个魔咒没有抹去这一天,也没有抹去这一天造成的破坏,没有让伤口彻底痊愈,但是他受的伤已经…… 包扎好了,开始恢复了?感觉很难描述。

邓布利多的气色也好些了,但还没有完全复原。老巫师把头转开了片刻,和奇洛教授交换了一个眼色,又回头看着哈利。“哈利,”邓布利多说道,“你是不是就要精疲力尽地倒下了,可能还会死掉?”

“很奇怪,没有,” 哈利说道,“它确实对我有一些消耗,…

第四十五章:人文主义,第三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福克斯的歌声渐渐变轻,终于消失了。

哈利从冬日凋敝的草坪上坐起身来,福克斯仍然停在他肩上。

四周全是倒吸凉气的声音。

“哈利,” 西莫用发抖的声音问道,“你没事吧?”

凤凰带来的宁静仍然留在他的心里,还有温暖,从福克斯停着的地方传来。遍布全身的温暖,凤凰还在身边时仍然萦绕在回忆里的歌声。他刚刚发生了一些可怕的事,经历了一些可怕的想法。他重新获得了一段原本不可能存在的回忆,虽然摄魂怪亵渎了那段回忆。一个奇异的词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回响。而这一切都可以暂时抛开,只要凤凰仍在夕阳下闪耀着金红色的光芒。

福克斯对他叫了一声。

“有我必须去做的事?” 哈利问福克斯,“是什么?”

福克斯朝…

第四十四章:人文主义,第二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福克斯,”阿不思·邓布利多哑声说道,“请帮帮他——”

一个耀眼的金红色生物闯入视野,疑惑地向下望着;然后它开始低声吟唱。

毫无意义的鸟鸣声在虚无中滑落了,那里没有任何可以附着的地方。

“你真吵,”声音说,“你去死。”

“巧克力,”阿不思·邓布利多说道,“你需要巧克力,还有你的朋友们——但我不敢就这样把你带回去——”

一只闪光的乌鸦突然飞来,用弗立维教授的声音说了几句;阿不思·邓布利多倒吸了一口凉气,同时大声诅咒自己的愚蠢。

那空洞的东西对此嘲笑了一番,因为它仍然保留了发笑的能力。

然后他们一起消失在另一团火光中。

——̵…

第四十三章:人文主义,第一部分[1]

授权和转载须知

一月和暖的阳光照耀在霍格沃茨校外寒冷的原野上。

对于某些学生来说正是学习时间,另外一些则已经下课了。对于报名了的一年级生来说这是练习某个特定咒语的时间。这个咒语最好在室外,在澄澈的蓝天和明媚的阳光下学习,而不是限制在教室之中。曲奇和柠檬水也被认为是有助学习的。

这个咒语的预备动作复杂而精细;你要以正确的角度精确地转动魔杖一次,两次,三次,四次,然后食指和拇指精确地移动正确的距离……

魔法部认为这意味着在五年级前尝试传授这个咒语只会是徒劳无功。更小的孩子学习这个咒语的案例只有几个,而这些例外都被解释成了“天赋异禀”。

或许这样说并不是很礼貌,但哈利开始理解为何奇洛教授曾声称把魔法部课程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