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 2021年3月

没有证据表明=证据表明没有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三部分:注意困惑 – 没有证据表明=证据表明没有》

摘自罗宾·道斯的《不确定世界的理性选择》[1]Robyn M. Dawes, Rational Choice in An Uncertain World, 1st ed., ed. Jerome Kagan (San Diego, CA: Harcourt Brace Jovanovich, 1988), 250-251.

奥卡姆剃刀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三部分:注意困惑 – 奥卡姆剃刀》

一种解释越复杂,仅仅在信念空间中找到它就需要越多的证据。(在传统理性中,它常被表述得颇有歧义,“一个命题越复杂,就需要越多的证据去证明。”)我们如何衡量一种解释的复杂度?又如何决定需要多少证据?

奥卡姆剃刀原理常常被表述为“符合事实的最简单的解释”。罗伯特·海因莱因[1]罗伯特·海因莱因:美国硬科幻小说作家,人称“科幻先生”。详见: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BE%85%E4%BC%AF%E7%89%B9%C2%B7%E6%B5%B7%E8%90%8A%E5%

爱因斯坦的傲慢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三部分:注意困惑 – 爱因斯坦的傲慢》

1919年,阿瑟·爱丁顿爵士率领探险队前往巴西和普林西比岛,目的是观测日食,从而验证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一位记者问爱因斯坦,如果爱丁顿的观测结果与他的理论不符,他会怎么做。爱因斯坦的回答十分有名:“那我会为上帝感到遗憾。理论是正确的。”

这似乎是一种相当不明智的说法,公然无视实验至高无上的传统理性。爱因斯坦似乎过于傲慢自大,拒绝履行科学家的义务,不肯屈服于自然的答案。谁能在实验测试之前,就知道理论是否正确呢?

当然,最后事实证明爱因斯坦的确是对的。我尽量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