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理性主义者的力量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三部分:注意困惑 – 作为理性主义者的力量

这是我在IRC聊天室中发生的事情;那是很久很久之前,那时的我还在IRC聊天室中闲逛。时间模糊了记忆,我的文字可能不太准确。

在IRC聊天室中,有人说他的一个朋友需要医疗建议。他的朋友说他一直出现急性胸痛的症状,所以他叫了一辆救护车,救护车来之后,医护人员却告诉他没事就走了,现在他胸痛越来越严重了,要怎么办?

这个故事让我感到困惑。我记得曾读过一篇关于纽约流浪汉的报道:他们叫救护车只是想要被带到一个暖和点的地方,但是医护人员总是不得不将他们带到急诊室,即便同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26次。因为如果不这样做,救护车公司可能会被起诉,面临巨额赔偿。同样,急诊室在法律上有义务接待任何人,无论其支付能力如何。 (因而医院承担了巨额成本,所以医疗机构一直在取消急诊室……这让人不禁想问,如果我们无视经济学家,养着他们又有什么意义呢?)所以我不能理解聊天室里描述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任何报告急性胸痛的人都应该立即被救护车拖走。

这就是我作为理性主义者失败的地方。我记得有几次我的医生面对我的病情阐述丝毫不慌,虽然这些症状在我看来非常吓人。事实证明医疗机构总是对的。他·们·总·是·对·的。有一次,我自己胸痛的时候,医生耐心地向我解释我描述的是胸肌疼痛,而不是心脏病发作。因此,我在聊天室中说:“好吧,如果护理人员说你的朋友没事,那就一定没事,如果有一丁点出现严重后果的可能,他们就会把他带走。”

因此我设法在我现有模型中解释了这个故事,尽管有些牵强……

后来,那个家伙回到IRC聊天室,说整个故事都是他朋友编出来的。显然,这个朋友并不可靠。

我早该意识到,或许,一个我不认识的、IRC里朋友的朋友,不如已发表的期刊文章可靠。唉,相信总比不相信容易。我们本能地选择相信,而不相信则需要有意识的努力[1]Daniel T. Gilbert, Romin W. Tafarodi, and Patrick S. Malone, “You Can’t Not Believe Everything You Read,”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65 (2 1993): 221–233, doi:10.1037/0022-3514.65.2.221.

因此,通过巨大的努力,我强迫自己的现实认知模型解释从未真正发生过的怪事。我本该知道这有多尴尬。我本该知道模型的用处不在于它可以解释什么,而在于它不能解释什么。如果一种假设,不禁止任何情况,允许任何情况发生,那它就无法约束预期。

作为理性主义者的力量体现在,相比于现实,你会对虚构小说感到更加困惑。如果你解释虚构小说的能力和解释现实的能力一样,那说明你知识为零。

我们都不时弱小。可悲的是我本可以更强。我掌握了通往正确答案所需的所有信息,我甚至注意到了问题,然后我忽略了它。我的困惑是线索,但是我就这么把线索扔了。

我本应该更多地注意那种仍然有点牵强的感觉。这是求真者最重要的感觉之一,是作为理性主义者力量的一部分。人类认知系统中的设计缺陷之一,就是这种感觉仅仅表现为思维背后无声的牵扯感,而不是悲鸣的警笛和发光的霓虹灯标识,上面写着:

要么模型是假,要么故事子虚乌有。


翻译:yzhaobk
校对:糖颗颗

注释

1 Daniel T. Gilbert, Romin W. Tafarodi, and Patrick S. Malone, “You Can’t Not Believe Everything You Read,”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65 (2 1993): 221–233, doi:10.1037/0022-3514.65.2.22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