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集中你的不确定性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三部分:注意困惑 – 集中你的不确定性

债券收益率会上涨,下跌,还是保持不变?如果你是债券评论员,负责在债券价格变动后解释原因,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不管哪种情况发生,总可以把结果完美地套入你的市场理论。没有理由去思考这三种可能性相互对立,相互排斥,因为无论如何,作为评论员你都可以表现优异。

但是等等!假如你是个新手,还没有足够的经验当场编造理由灵活解释所有情况。你需要提前准备好明天广播的台本,但时间有限。这时候,知道债券收益究竟会上涨、下跌、还是保持不变就会很有帮助,因为那样的话你只需要准备一套理由就可以了。

可惜,没人能够预测未来。该怎么办呢?肯定不能使用“概率”。...

神秘问题的神秘答案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地图与真实的土地–第四部分:神秘的答案 –神秘问题的神秘答案

想象一下,看着你的手,同时你对细胞,生物化学,DNA一无所知。你已经了解一些解剖学知识,所以知道手中有肌肉;但是你不知道为什么肌肉可以运动,而不是像粘土一样瘫在那里,你的手就是……某种东西……由于某种原因,它会在你的指挥下运动。这难道不是魔术吗?

这便是生命力理论;  élan vital,或者叫vis vitalis,解释了生物与非生物之间的神秘差异。 élan vital 注入了生命物质,并使其朝着意识指挥的方向运动。 élan vital 参与了化学转化,而无生命的粒子则无法进行——Wöhler 后来合...

科学证据,法律证据,理性证据

授权和转载须知《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三部分:注意困惑 -科学证据,法律证据,理性证据假设你有个好朋友是警察局长,他告诉你一件机密,你城市的犯罪首脑是Wulky Wikinsen[1]。作为一个理性主义者,你有理由相信这句话吗?这样说吧,如果你因此上前去侮辱Wulky,我只能说这样太过鲁莽。既然谨慎的做法是认为Wulky比一般人有更大可能性是犯罪首脑,警察局长的陈述一定是强有力的贝叶斯证据。我们的司法系统不会基于警察局长的陈述囚禁Wulky。这不能称为法律证据。或许如果你把警察局长指认为犯罪首脑的人都抓起来,一开始确实可以抓到很多犯罪头目,外加一些局长不喜欢的人。权力终将腐...

让信念(用预期)支付租金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地图与真实的土地-第二部分:虚假信仰-让信念(用预期)支付租金

那则古老的寓言是这样开始的

如果森林里有棵树倒了但没人听见,那么它有发出声音吗?一个人说,“是的,有,因为它造成了空气震动”。另一个人说,“不,没有,因为没有任何大脑的听觉系统处理了这个信号。”

假设在那棵树倒之后,这两个人一起走进森林。有没有可能一个人看到树向右倒,而另一个人则看到树向左倒?假设在树倒下之前,这两个人在树旁边留了个录音器。当回放录音的时候,有没有可能两个人听到的声音不一样?再假设,如果他们记录这个世界上某个大脑的脑电图,有没有可能这两个人看到不一样的信号?虽然这两个人在争执树倒下的时候是否...

一个有关科学和政治的寓言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地图与真实的土地-第二部分:虚假信仰-一个有关科学和政治的寓言

◇前言

每个想要拥有名誉身份或者担任圣职的人都必须支持其中一派阵营。[1

——爱德华&mi

◇一段历史

在古罗马帝国时期,公民分成蓝绿两个阵营。蓝绿两派在单挑、偷袭、群殴、暴动中自相残杀。

对于这两个相互敌对的阵营,普罗科匹厄斯评论道:“他们在这种环境下长大——谁都有着毫无理由的敌意;这种敌意无法被时间冲淡,无法通过亲情、友情和婚姻消解,就连那些互为兄弟或家人的人们也是如此。”[2

所以,蓝绿两个阵营到底是什么?

是体育迷。

他们分别支持蓝绿两个车队。

◇一段未来

想象这样一个未来的社会,人们逃到广阔的地下洞穴网络中,密...

计划谬误

授权和转载须知《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一部分:可以预见的错误 - 计划谬误丹佛国际机场延期16个月开始运营,超出成本20亿美元(也有人断言超成本31亿美元)。台风战斗机是4个欧洲国家参与的联合防务项目,延期54个月,花费190亿美元而非原定的70亿美元。悉尼歌剧院大概是超支史上最传奇的建筑了,预计支出700万美元在1963年完工,结果花了1.02亿美元,1973年才完成。[1]这些孤立事件是因为有选择的可获得性偏差才进入我们的视野中吗?它们是官僚主义或者政府刺激措施失败的产物吗?是的,很有可能。但还有种与之相关且在个体计划者身上可重现的认知偏见。1995年,Buehler和他的同事们让学生估计何时能完成他们的个人学术课题。具体来说,研究者让他们估算何时有50%,75%和99%的可能性完成课题。[2]你想猜猜看有多少人在他们预估的三个时间段内完成了课题吗?
  • 13%的学生在有50%把握的时间段内完成了课题;
  • 19%的学生在有75%把握的时间段内完成了课题;
  • 只有45%(还不足一半!)的学生在他们有99%把握的时间段内完成了课题。
正如Buehler等人在2002年的文章中所写,“99%把握时间段的实验结果尤其明显:即便被要求做极保守的预估——一个他们觉得几乎绝对能实现的预言,学生们对时间估计的自信也远远超过他们的完成率。”[3一般地,这种现象被称作“计划谬误”。计划谬误就是人们以为他们能计划,结果,呵呵。2000年,Newby-Clark等人揭露了大脑计划算法潜...

可获得性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地图与真实的土地-第一部分:可以预见的错误-可获得性

可获得性启发是指,人们根据回忆起具体事例的难易程度,来判断该事件发生的频率或可能性。

里切特斯汀,斯洛维斯,费施霍夫,莱曼和康博斯曾在1978年进行过一项著名研究,名为《致命事件频率判断》[1],旨在研究人们在量化危险的严重程度或是判断危险发生频率时的误差。实验对象认为意外事故与疾病的致死率相近,故意杀人是比自杀更常见的致死原因。但事实上,疾病造成的死亡人数是意外事故的16倍之多,自杀的发生频率是他杀的两倍。

一个解释这些错觉显而易见的假说是,比起自杀,人们更可能谈论谋杀,因此人们更可能回忆起曾听说过的谋杀而非自杀;比...

为何寻求真实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地图与真实的土地-第一部分:可以预见的错误-为何寻求真实?以及……

博客克服偏见下有些评论谈到了为何要寻求真实(幸好没多少人问我何为真实)。我们将想法纳入理性框架(它决定了既定思维模式的优劣)的动机,正是始于探索真实的初心。

有人说,“好奇是第一美德。”好奇心的确是探寻真实的理由,虽说可能并非唯一,却有着独特而崇高的纯洁性。如果你是出于好奇寻找真实,那你将根据个人喜好来决定解决问题的优先顺序。更棘手的挑战,虽意味着更大的风险,却比简单的那些更值得努力,纯粹因为它们更有趣。

我估计有人会反驳说,好奇是种情绪,因而并不理智。如果某种情绪是基于错误的信念,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基于非理性的认知行为,那我会认为它是不理性的。“如果拿冷熨斗靠近你的脸,你却坚信它是烫的,现实就会与...

繁琐的细节

授权和转载须知《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一部分:可以预见的错误 - 繁琐的细节试图赋予一原本枯燥而不可信的叙述以艺术真实性,仅仅需要确凿的细节…—— 呸呸,出自吉尔伯特和沙利文的音乐剧《天皇》[1--------------------合取谬误是指人类估计概率P(A,B)[A,B两事同时发生的概率]会比单单概率P(B)[仅事件B发生的概率]大,虽然概率论告诉我们P(A,B) ≤ P(B)。例如,在1981年的一个实验中,68%的被试对象认为,与“里根将为未婚妈妈提供联邦支持。”相比,“里根将为未婚妈妈提供联邦支持,并削减联邦政府对地方政府的支持。”更有可能发生。[2一系...

何谓偏见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地图与真实的土地-第一部分:可以预见的错误-何谓偏见

偏见是我们获得真理的某种障碍。(它作为“障碍”的特性正源于我们对真理的追求。)然而,有许多障碍并不是“偏见”。

如果我们首先问“偏见是什么”,则问错了顺序。俗话说,“有四十种疯狂,但只有一种常识。”真理是一个狭窄的目标,是所有构想中的一小片。“她爱我,她不爱我”是一个二元问题,但E=mc^2是方程空间中的一个小点,就像所有彩票里那张中奖的那张一样。错误不是特殊情况;成功才是,先验的成功概率太低,以至于需要一个解释。

我们不是怀着道德责任来“消除偏见”,仅仅因为偏见有害、邪恶并且不应如此。如果有人在社会教化中把理性当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