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计划谬误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一部分:可以预见的错误 – 计划谬误》

丹佛国际机场延期16个月开始运营,超出成本20亿美元(也有人断言超成本31亿美元)。台风战斗机是4个欧洲国家参与的联合防务项目,延期54个月,花费190亿美元而非原定的70亿美元。悉尼歌剧院大概是超支史上最传奇的建筑了,预计支出700万美元在1963年完工,结果花了1.02亿美元,1973年才完成。[1]

这些孤立事件是因为有选择的可获得性偏差才进入我们的视野中吗?它们是官僚主义或者政府刺激措施失败的产物吗?是的,很有可能。但还有种与之相关且在个体计划者身…

可获得性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一部分:可以预见的错误 – 可获得性》

可获得性启发是指,人们根据回忆起具体事例的难易程度,来判断该事件发生的频率或可能性。

里切特斯汀,斯洛维斯,费施霍夫,莱曼和康博斯曾在1978年进行过一项著名研究,名为《致命事件频率判断》[1],旨在研究人们在量化危险的严重程度或是判断危险发生频率时的误差。实验对象认为意外事故与疾病的致死率相近,故意杀人是比自杀更常见的致死原因。但事实上,疾病造成的死亡人数是意外事故的16倍之多,自杀的发生频率是…

为何寻求真实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一部分:可以预见的错误 – 为何寻求真实?以及……》

博客克服偏见下有些评论谈到了为何要寻求真实(幸好没多少人问我何为真实)。我们将想法纳入理性框架(它决定了既定思维模式的优劣)的动机,正是始于探索真实的初心。

有人说,“好奇是第一美德。”好奇心的确是探寻真实的理由,虽说可能并非唯一,却有着独特而崇高的纯洁性。如果你是出于好奇寻找真实,那你将根据个人喜好来决定解决问题的优先顺序。更棘手的挑战,虽意味着更大的风险,却比简单的那些更值得努力…

繁琐的细节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一部分:可以预见的错误 – 繁琐的细节》

试图赋予一原本枯燥而不可信的叙述以艺术真实性,仅仅需要确凿的细节……

—— 呸呸,出自吉尔伯特和沙利文的音乐剧《天皇》[1]

———————

合取谬误是指人类估计概率P(A,B)[A,B两事同时发生的概率]会比单单概率P(B)[仅事件B发生的概率]大,虽然概率论告诉我们P(A,B) ≤ P(B)。例如,在1981年的一个实验中,68%的被试对象认为,与“里根将为未婚妈妈提供联邦…

何谓偏见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一部分:可以预见的错误 – 何谓偏见》

偏见是我们获得真理的某种障碍。(它作为“障碍”的特性正源于我们对真理的追求。)然而,有许多障碍并不是“偏见”。

如果我们首先问“偏见是什么”,则问错了顺序。俗话说,“有四十种疯狂,但只有一种常识。”真理是一个狭窄的目标,是所有构想中的一小片。“她爱我,她不爱我”是一个二元问题,但E=mc^2是方程空间中的一个小点,就像所有彩票里那张中奖的那张一样。错误不是特殊情况;成功才是,先验的成功概率太低,以…

虚假的解释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四部分:神秘的答案- 虚假的解释》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物理系的教授,有一天,他把学生们找进教室,给他们展示了一块方形大金属板,旁边是一个暖炉。学生们把手放在金属板上,发现朝着暖炉的一面比较冷,而远离暖炉的那面却是热的。导师问他们,你们觉得为什么会这样呢?有些学生猜是热传导,有的学生猜金属板有奇怪的物理特性。他们想了很多有创造性的解释,却没有一个人屈尊说“我不知道”或者“这不可能啊”。

答案是,在学生们进屋之前,导师把金属板翻了个面。[1]

仔细想想那些磕磕巴…

贝叶斯之道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二部分:虚假信念- 贝叶斯之道》

有些人对事物的预期和他们自以为秉承的信念背道而驰。你可以拿这种人找找乐子。

我曾经在一个晚宴上试图向一个男人解释我是干什么的。

当他说“我不相信人工智能可能实现,因为只有上帝才能创造灵魂”的时候,我灵机一动,立刻回应他说,“你的意思是,如果我能做出个 AI,就能证明你的信仰是假的吗?”

“啥?”

“这么说吧,如果你的信仰预言我不可能做的出 AI,那么,如果我做了个 AI,你的信仰就被证伪了。要么你的信仰允许我有可能做出 AI,要么你的信仰会被我做出 AI 这件事证伪。”

时间暂停了一下,当他意…

简单的真实

圣诞快乐!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四部分:神秘的答案 – 插曲:简单的真实》

我还记得我写的关于存在主义的那篇论文。我的老师给我打了个不及格。她把那篇论文里所有出现过的“真实”这两个字都勾了出来,勾了大概有二十多次,每个旁边都打了一个问号。她想知道我所说的“真实”到底是什么意思。

—— 丹尼尔·伊根,新闻记者

—————

这篇文章旨在还原真实最单纯的模样。

有人对你说:“我的奇迹蛇油可以在三周内就让你的肺癌痊愈。”你回答:“医疗研究不是显示这并不属实吗?”对方回答:…

感受理性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一部分:可以预见的错误 – 感受理性》

一个关于“理性”的普遍认识是,理性反对所有的感情——我们所有的悲伤,所有的快乐,都因为这属于感情而自动与理性对立。然而很奇怪,我在概率论中找不到任何一条定理,说我应该表现得冷酷且面无表情。

那么,理性是与感情针锋相对的吗?不;我们对现实的模型引发了我们的情感。如果我相信有人发现我死去的弟弟其实还活着,我会觉得开心;如果我醒来发现这其实是一场梦,我会觉得难过。P.C.霍德吉尔曾说过:“能够被真相摧毁…

我所谓的理性到底是什么意思?

授权和转载须知

(*译注: 全书为方便阅读和查阅,做了许多文章与文章之间的快捷链接,这些会在后文翻译完毕后逐步补上,同时视情况调整翻译顺序)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一部分:可以预见的错误 – 我所谓的理性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

认知理性:系统性地提高信念准确度。

工具理性:系统性地实现你的价值。

当你睁开眼,看着周围的房间时,你会根据桌子来定位你笔记本电脑的位置,然后又根据墙壁来定位书架的位置。如果你的眼睛或大脑出了什么问题,你的心理模型就会指着没有书架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