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 2021年9月

未能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四部分:神秘的答案 – 未能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很久以前,在我野蛮鲁莽的青春岁月,在我还不知道贝叶斯之道时,我对一个看似神秘的问题给出了一个神秘的答案。许多挫败接踵而来,但其中一个错误显得尤为关键:年轻的我没有意识到,解决一个谜题就该让它变得不那么令人迷惑。我曾试图解释一个神秘现象对我来说意味着给它找到一个起因,将它拟合到一个完整的现实模型中。如果那就是现象的本源,为什么它会让这个现象不那么神秘呢?我曾试图解释这个神秘现象,而不是(用某种不可能的魔力)将它翻译成一种寻常的现象,一种在一开始甚至不会需要非寻常解释的现象。

作为一个传统理性…

我盲目而鲁莽的青春

授权和转载须知

《理性:从人工智能到僵尸 – 地图与真实的土地 – 第四部分:神秘的答案 – 我盲目而鲁莽的青春》

俗话说,大人告诉孩子们不要去做的事情,他们自己全都做过,这就是他们知道为什么不要去做。

很久之前,在那遥远得难以想象的过去,我还是一个虔诚的传统理性主义者,认为自己拥有相应的能力,然而我那时候了解的并不是贝叶斯理性主义。当小埃利泽面对一个貌似神秘的问题时,传统理性的规则并没有阻拦他产生一个神秘的答案。这,绝对是,我生命中曾犯过的最尴尬的错误,至今我仍不敢回想。

我对神秘问题的神秘答案是什么?我不讲这个,因为它是个很长很复杂的故事。那时候我还年轻,是个纯粹的传统理性主义者,还不知道特维斯基和卡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