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 2015年7月

第一百零二章:在乎

授权和转载须知

一九九二年六月三日。

奇洛教授病得很重。

在五月份喝过独角兽的血后,他似乎好一些了,但之后在他身遭环绕的力量气场甚至没有撑过一天。到了五月中旬,奇洛教授的手再次颤抖了起来,虽然很轻微。看上去防御术教授的治疗方案被打断得太早了。

六天前,奇洛教授在晚餐时间倒下了。

庞弗雷夫人试图禁止奇洛教授上课,而奇洛教授当着所有人的面朝她大吼大叫。防御术教授大吼道,反正他都要死了,他要自己决定如何使用他余下的时间。

于是庞弗雷夫人,用力眨着眼睛,禁止了防御术教授做除了上课之外的任何事。她征求一名志愿者帮她将奇洛教授带进霍格沃茨医疗室的房间里。有上百名学生站了起来,其中只有一半穿的是绿袍。

进餐时间,防御术教…

第一百零一章:预防措施,第二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哈利气喘吁吁地站在森林中一个仓促间形成的破坏圈里,这已经比一个一年级学生理论上能独自造成的破坏大得多了。切割咒无法让树木倒下,于是他开始部分变形树木的横截面。这无法发泄他的内心,弄倒一圈树无法让他觉得好一些,他所有的感情还存在着,但在摧毁树木时,至少他不用去想自己是如何无法发泄这些感觉。

在哈利用光了能用的魔力之后,他赤手撕起了树枝,将它们折断。他的手在流血,但等到早上这些伤口都能被庞弗雷夫人治愈。只有黑魔法会给巫师留下永久性伤疤。

传来了什么东西在树林里移动的声音,像是马的马蹄声。哈利转过身,再次举起魔杖;他一部分的魔力在他赤手折断树枝时恢复了。他头一次想起自己是独自一个人在禁林里…

第一百章:预防措施,第一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

阿格斯·费尔奇的脸在他提着的油灯下扭曲着,阴影在他的脸上晃动。在他们身后,霍格沃茨的门很快退去,而黑色的陆地移近了。他们现在走的小径又泥泞,又模糊。

树木的枝桠之前因为冬季都变得光秃秃的,还没有完全被春意覆盖;枝桠像纤瘦的手指般伸向天空,透过稀疏的枝叶还可以看见主干。月光十分明亮,但经常被掠过的飞云所覆盖,让他们全都陷入黑暗当中,只剩下费尔奇油灯发出的黯淡烛光。

德拉科一直紧紧握着魔杖。

“你要带我们去哪里?”特蕾西·戴维斯说。她在宵禁后和德拉科一起前往银之斯莱特林的聚会途中被费尔奇抓住了,两人一齐被罚劳动服务。

“跟着我就是了。”阿格斯…

第九十八章:角色,终章

授权和转载须知

4月19日,星期天,下午6点34分

在和其他学生吃晚饭之前,把霍格沃茨特快列车卸下的行李送回房间的路上,达芙妮·格林格拉斯悄悄地走向斯莱特林地窖下方的格林格拉斯房间,这种房间是古老家族的特权。自从马尔福离开之后,整个私人区域都是她的了。她的手背在身后,不断朝她那只巨大的镶着祖母绿的箱子做着跟上来的手势,箱子似乎犹豫着要不要跟来。可能这个结实的古老家族设备上面的咒语需要重新施展了;或者她的箱子可能不愿意跟着她进霍格沃茨,因为这里不再安全了。

母亲和父亲得知赫敏的事情后,进行了一次长谈;达芙妮躲在门廊偷听时,噙着眼泪,努力不发出声音。

母亲说过,可悲的事实是,如果每年只会死一…

第九十七章:角色,第八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那一天,哈利的双眼又一次充满了泪水。他无视了公共休息室里拉文克劳们困惑的眼神,将手伸向了德拉科·马尔福派来的银色生物,将它抱在怀里,好像它真的有生命一样;他跌跌撞撞地向他的宿舍的方向走去,近乎盲目地向他箱子的底部走去,那条银蛇在他的怀抱中安静地等待着。

———————————- 

第五次会议:4月19日,星期日,上午10:12

因哈利·波特欠卢修斯·马尔福58203挂零个金加隆,马尔福阁下要求哈利&mid…

第九十六章:角色,第七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作者语:给没看原作的人:木头上的印记做了些许变动,但这里的引言和J·K·罗琳的原文是一模一样的。

第四次会面:

(一九九二年四月十七日,下午四点三十八分)

男人身穿破烂、温暖的外套,三道浅浅的永久性伤疤刻蚀在他的脸颊上;他尽可能密切地观测着哈利·波特,与此同时,这个男孩正礼貌地环顾着一排排小屋。对一个昨天死了最好朋友的人来说,哈利·波特冷静得有些奇怪——虽然并不是会让人联想到无情或是常态的那种冷静。我不希望谈这件事,无论是和你还是和别的什么人;男孩曾这么说过。说“希望”而不是“想”,就好像是在强调,他已经有能力使用成…

第九十五章:角色,第六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第三次会面

(一九九二年四月十七日,上午十点三十一分)

春天来了,上午的空气中带着一丝暮冬的凉意。黄水仙在林中的新芽间绽放,嫩黄色的花瓣和金色的花心无力地悬荡在它们已经死掉的、灰败的茎秆上,被四月常见的霜冻伤害或是杀死了。在禁林中还有些更奇怪的生命形式,至少有半人马和独角兽,哈利还听说过关于狼人的声称。虽然,从哈利读到过的真实生活中的狼人来看,这纯粹就是瞎扯淡。

哈利没有探索任何靠近禁林边境的地方,因为他没有理由冒这个险。他隐身走在被允许进入的树林间,走在更常规的生命形态之中,手里拿着魔杖,背上背着扫把——这样更容易拿出来——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他其实并不害怕;哈利觉得自己不害怕是反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