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 2015年5月

第八十九章:时间压力,第二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冰凉的蓝火小团小团,紧紧附着在地板上,围绕着一个耀眼的池子,池里燃烧着更致命,更灼热的蓝。

一个狭小的圆圈里,大理石瓷砖被某种爆破咒烧焦了,炸得粉碎,这咒语只有最强大的一年级女巫才能施展,用她最后的力气。

在阳台上,站着一个巨大而粗笨的、暗花岗岩灰色的生物,暴晒在阳光下,仍然在动。它的身体像一块巨型卵石,顶端有个石头一样的头,又小又秃,像树干那么粗的短腿连着一双扁平而粗硬的大脚。它一只手拿着一根巨大的石头棒,棍棒的长宽足有一个成人的尺寸,而另一只手拿着

韦斯莱双胞胎尖叫起来。

哈利的守护神粉碎了。

巨怪喷着鼻息,转过来面对他们,举高大棒,手中的

掉进它脚下漫延开的红色池子里。

此时一个韦斯莱大…

第八十八章:时间压力[1],第一部分

祝各位六一快乐

授权和转载须知

一九九二年四月十六日。
下午十二点零七分。
午餐时间。

哈利杀气腾腾地走向几乎没人的格兰芬多长桌,一眼看出今天的午饭是布林和茹泊肉丸[2],餐桌话题也被哈利一耳朵听穿:是关于魁地奇的;这种听觉环境比锈链锯发出的噪音差点儿,但总比拉文克劳长桌上关于赫敏的连篇鬼话强。格兰芬多学院至少对德拉科·马尔福少些同情,出于政治动机也更希望大家就干脆忘掉某些不幸事实得了;即使这算不得闭嘴的好理由,至少他们没议论。迪安、西莫和拉文德都去度假了,但好歹还有人留下……

“刚才主宾席上怎么乱成一团?”哈利问韦斯莱双胞胎·意识集合体,一边动手给自己盛菜,“我进来的时候他们…

第八十七章:享乐意识

授权和转载须知

1992年,四月十六日,星期四。

学校里现在空空荡荡,九成的学生都回家过复活节了,她认识的人几乎都不在。苏珊留了下来,她的姑婆很忙,罗恩也留了下来,但她不知道为什么—— 或许韦斯莱家里已经穷到连多养所有孩子一星期都会觉得吃力的地步?这对她来说是件好事,因为罗恩和苏珊几乎是目前仅存的还愿意和她说话的人了。(至少她也愿意和他们说话。拉文德对她还是很友好,而特蕾西,呃,也还是特蕾西,但是和她们一起打发一小时空闲的时光并不轻松;而且无论如何,这俩人在复活节假期都没有留在学校。)

如果她不能回家——他们不许她回家,骗她的父母说她得了闪亮疹子——那么几乎没人的霍格沃茨就是余下的选择中最…

第八十六章:多种理论测试

授权和转载须知

(一九九二年四月七日,国际新闻头条)

《多伦多魔法论坛报》:

英国威森加摩全体成员

声称亲眼目睹‘大难不死的男孩’

吓倒了一只摄魂怪

神奇生物专家:“这根本是撒谎”

法国,德国指责英国

胡编乱造

《新西兰魔咒发明者日报》:

是什么让英国立法机构得了失心疯?

我们的政府是否是下一个目标?

专家列出28条理由

证明这已成事实

《美国巫师报》:

狼人部落即将成为

第一批怀俄明州居民

《唱唱反调》:
媚娃的力量开始苏醒

马尔福逃出霍格沃茨

《预言家日报》:

“麻瓜出身的疯子巫师”

因为法律上的花招获释

波特威胁魔法部

要袭击阿兹卡班

——————————————————————————————

假说:伏地魔

(一九九二年四月八日,下午七点…

第八十五章:禁忌的取舍,余波3:距离

授权和转载须知

通往拉文克劳顶端的楼梯漫长,缓慢而艰难。从里面看起来,楼梯似乎笔直向上,但是如果从外面看的话,你就会明白从逻辑上来说它一定是螺旋形的。这漫长的攀登是通往拉文克劳高塔顶端的唯一道路,没有任何捷径,必须一个石阶一个石阶地走上去;而哈利正抬起疲倦的腿向上攀登,一步步将这些石阶踏在脚下。

哈利送赫敏安全地回去睡了。

他在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多呆了一些时间,收集到几个签名,也许日后会对赫敏有所帮助。签名的学生不多;巫师没有受过麻瓜科学的训练,不知道奉行“要么拿行动来证明,要么闭上嘴巴”,“要么承担风险进行预测,要么就别假装相信自己的理论”这样的原则。大部分人甚至不明白,不敢签名保证如果他们错了,…

第八十四章:禁忌的取舍,余波2

授权和转载须知

赫敏·格兰杰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霍格沃茨的病房,躺在一张柔软舒适的床上;下午的阳光照着她的肚子,形成了一块正方形的光,透过薄薄的毯子令她感到温暖。记忆中她的上方应该有个帘子,也许围着她的床拉上了,也许正打开着,外面是庞弗雷夫人的其余领地:那些其他的病床,有的上面有人,有的是空的,雕成弧形的霍格沃茨石块上面嵌着明亮的窗户。

当赫敏睁开眼睛的时候,她一眼就看见了麦格教授的脸,坐在她的床左边。弗立维教授不在,但是这是可以理解的。他一整个早上都在拘留室里陪着她,银色的乌鸦守护神一直防备着那只摄魂怪,而他严厉的小脸一直面对着那些傲罗。拉文克劳的院长真的已经在她的身上花费了太多…

第八十三章:禁忌的取舍,余波1

授权和转载须知

帕德玛走进变形术教室的时候,发现已经有一半学生比她先到了,房间里一片奇怪而死气沉沉的静默。哈利·波特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望着未知的远方,眼睛只睁开了一线,几乎是闭着的。

谣言说傲罗发现防御术教授用复方汤剂变成格兰杰的样子,骗过了马尔福。

谣言说赫敏已经发下牢不可破的誓言,成了德拉科·马尔福的奴隶。

谣言说赫敏已被处以摄魂怪之吻。

但是如果是那样的话,哈利·波特就不会坐在那里了,他会——

帕德玛不知道波特将军会做什么。当她试图想象的时候,大脑只是一片空白。

甚至当麦格教授进来的时候,静默都没有被打破。变形术教授一口气走到黑板面前,一挥手抹去了黑板上的字迹,开始在上面写字。

“今天,孩子们,” 变形…

第八十二章:禁忌的取舍,第四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凤凰旅行的感觉与幻影移形或是门钥匙完全不同。你被点着了——你绝对感觉到自己被点着了,虽然一点儿也不疼——但没有被烧成灰,那火烧过了你的全部,而你成为了火焰,然后在一处熄灭,在另一处燃起。它不像门钥匙或是幻影移形那样让人犯恶心,但仍然是让人相当紧张的经历。如果凤凰旅行的真谛真的是成为广泛意义上的火焰的具象之一,那么这似乎暗示着你说不定可以在任何地方燃烧——甚至是在遥远的过去,或者是另一个宇宙,或是同时身处两地。你可能在一处熄灭,而在上百个其他地方燃起,而到达了霍格沃茨的你永远都不会发现不同。尽管哈利曾经读过所有他能找到的关于凤凰的资料,试图找到获得自己的凤凰的方法,但没有任何一处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