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 2015年1月

第五十五章:斯坦福监狱实验,第五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在伤痕累累,破败不堪的走廊里,在煤气灯昏暗的灯光下,一个男孩蹑手蹑脚地缓步向前,手直直地探向那条一动不动的蛇,那是他老师的躯体。

离蛇只剩一米远的时候,哈利终于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

即使很微弱,那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那么奇洛教授还活着。

这个念头并没有让他感到欣喜,只激起了一种空洞的绝望。

哈利还是很快就会被抓住,无论他怎么解释,整件事看起来都不太妙。不会再有人相信他,他们会认为他就是下一个黑魔王,和伏地魔开战时他们不会再帮助他,赫敏会放弃他,可能就连邓布利多都会去另找一个主角……

……也许他们会就这么将他遣送回家,扔还给他的父母。

他失败了。

哈利看向倒在地上的那个人,那是被他弄晕的警官,他…

第五十四章:斯坦福监狱实验,第四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一簇黯淡的绿光领头向前,后面跟着一个闪亮的银色身影,其它东西都隐形起来了。他们穿过了五条走廊,向右转了五次,上了五次楼梯;贝拉特里克斯喝完第二瓶巧克力牛奶,手里就又被塞了几块固体巧克力吃。

在吃完第三块巧克力后,贝拉特里克斯的喉头发出了一种奇怪的声音。

哈利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那是什么声音,他从未听过这种声音;声音的节奏支离破碎,几乎无法识别,他听了好一会儿才发现那是贝拉特里克斯在哭。

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在哭,黑魔王最可怕的武器在哭,虽然她隐了形,但可以听到她的声音,听到她一直在努力克制的小小的、惹人哀怜的声音,就是现在声音也没有消失。

“这是真的吗?”贝拉特里克斯说。她的…

第五十三章:斯坦福监狱实验,第三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行尸走肉一般的女人睁开了眼睛,她的眼球凹陷,黯淡,久久地注视着虚空。

“疯了,”贝拉特里克斯喃喃道,声音嘶哑,“看来小贝拉要疯了……”

奇洛教授已经冷静明确地指示过哈利,他在贝拉特里克斯面前应该怎么表现,以及如何才能组织形成他需要在脑海中维持的假象。

你发现让贝拉特里克斯爱上你,把她绑在你的身边为你服务,对你来说是一件很有用,或者也可能只是很好玩的事。

这份爱会在阿兹卡班中被留存下来,奇洛教授说,因为对贝拉特里克斯而言这不是什么快乐的想法。

她爱你,她的爱全心全意,投入了整个身心。你不会回应她的爱,只是觉得她有用。她知道。

她是你最致命的武器,而你叫她你亲爱的贝拉。

哈利想起了黑魔王杀死他父母…

第五十二章:斯坦福监狱实验,第二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在这间昏暗的破产店铺里,肾上腺素已经冲进了哈利的血管,他的心砰砰直跳。奇洛教授已经解释完毕,而哈利的手里正捏着一根会变成门钥匙的小树枝。就是今天,此时此刻,哈利就要开始扮演属于自己的角色了。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的探险,有一所地牢需要探索,有一个邪恶的政府需要推翻,有一位深陷困境的女士需要拯救。哈利本应该更害怕,更犹豫,然而他只觉得是时候成为书中见过的那种人了;他要开始他的旅程,成为他命中注定会成为的人,成为英雄;他一直都知道这点。他要迈出成为金柏·吉尼森[2]和皮卡德船长[3]和霹雳猫[4]的第一步——绝对不会是雷斯林·马哲里[5]。根据哈利的大脑从早…

第五十一章:标题已屏蔽,第一部分

授权和转载须知

周六。

哈利周五晚上失眠了:他已经预料到自己可能会失眠,于是早就已经决定要做好最理所当然的预防措施,买好睡眠魔药;为了防止这成为自己焦虑情绪的可见信号,他决定提前几个月从弗雷德和乔治那里买。(做好准备,这是男童子军的行军曲……)

因此哈利休息得很好,他的随身包里囊括了几乎所有他所拥有的、能想到的可能会派上用场的东西。实际上,哈利已经快把随身包里的空间用完了;想到他还需要存下一条巨大的蛇,以及鬼知道还得往里面塞些其它什么玩意儿,他把一些更加笨重的东西挪了出来,比如汽车电池。他现在已经成长到可以在短短四分钟之内把一样和汽车电池尺寸相似的东西变形成汽车电池了,所以这算不上什么损失。

哈利还是…

第五十章:自我中心主义

授权和转载须知

帕德玛·帕蒂尔结束晚饭的时间有点儿晚,都快七点半了,她正快速地走出大厅,向拉文克劳的宿舍和学习室走去。八卦十分有趣,毁掉格兰杰的名誉就更有趣了,但这也会影响学习。她已经推后了一篇明早草药学课要交的六英寸长的关于罗米拉罗高木的论文[1],她今晚得写完它。

当她路过一条狭长蜿蜒的石头走廊的时候,那低语声出现了,听起来好像就在她背后。

“帕德玛·帕蒂尔……”

她如闪电一般转身,魔杖已经从她长袍的口袋里拽出,握在手中,如果哈利·波特以为他能悄悄地溜过来,轻而易举地吓到她——

那里一个人都没有。

帕德玛马上转身,看向另一个方向,如果是腹语咒——

那边也没有人。…

第四十九章:先验信息[1]

授权和转载须知

一名男孩在非禁林边缘的一小片林中空地等待着,他的身边是一条泥土小路,小路一边通向霍格沃茨大门,一边延伸至远方。附近有一架马车,男孩站得离它远远地,目不转睛地盯着它。

在远处,一个人影正沿着泥土小路走来:一个穿着教授长袍的男人,垂着肩膀缓步而行,正装鞋在行走之时踢起了小团的灰尘。

半分钟之后,男孩快速地瞥了一眼那个男人,又回头去监视他们的马车;从那一瞥中他得知男人的肩膀挺直了,他的脸不再松懈,而他的鞋现在正轻快地踩在土路上,不再在空气中留下飞尘的痕迹了。

“你好,奇洛教授,”哈利说,眼睛都没有离开他们马车的方向。

“向你致意,”奇洛教授用平静的声音说,“看上去你正在保持距离,波特先生。你不…